主页 > 检察调研 >

涉黑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实践及意义——以何某等56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为例

涉黑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实践及意义

——以何某等56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为例

 

恩平市人民检察院 梁怡慧

 

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正式建立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该制度是检察机关对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的具体化,是体现切合我国国情的特色制度。根据制度目的,检察机关在办理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时,可以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共同犯罪中,部分犯罪嫌疑人不同意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不影响其他犯罪嫌疑人适用该制度。在量刑上,根据犯罪嫌疑人是否认罪认罚提出有区分度的精细化量刑建议,树立司法权威。充分发挥检察官主导作用,加强与当地党委、司法行政机关、审判机关的沟通协调,积极促成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实现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三个相统一。

 

一、基本案情

 

2007年以来,何某纠集陈某、梁某等人,以在广东省恩平市内多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等方式攫取大量非法经济利益,并先后实施了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何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固定,结构稳定,层级分明,人数众多,分工明确,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巧取豪夺等手段,依靠强势地位攫取大量经济利益,非法获利超过2200万元,并主要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及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壮大;通过故意伤害、聚众打砸等暴力、威胁手段或喷红漆、送棺材等“软暴力”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插手采矿、甘蔗收购等手段在恩平市内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该市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在侦查阶段,包括组织、领导者在内的20多名在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认犯罪事实。在审查起诉阶段,经检察机关结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涉案人员进行法治教育和思想教育后,包括组织、领导者在内的45名被告人自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一审阶段,另有9名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最终,全案共54名被告人认罪认罚。因大部分被告人认罪认罚,预计用时近一个月的庭审,在一周内顺利完成,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

 

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本案中的实践情况

 

(一)在涉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中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何某等人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虽然涉案人员众多、犯罪持续时间长、犯罪事实复杂、涉案金额巨大,但不能因而剥夺犯罪嫌疑人通过自愿认罪认罚获得从宽处理的机会。且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可以降低犯罪嫌疑人对司法机关和诉讼程序的对抗心理,促使嫌疑人主动配合司法机关查明犯罪事实,达到提升司法办案效率、尽早修复社会关系的良好效果,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和社会意义。因此,检察机关大胆探索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涉黑社会性质犯罪中的适用。

一是由检察官耐心做好嫌疑人法治教育并进行充分的证据开示,通过摆事实、讲证据、明道理的方式,让犯罪嫌疑人认识到自愿认罪认罚在法律上和社会效果上的有利后果,促成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二是与加强与辩护律师的沟通,借助犯罪嫌疑人对辩护律师的信任和辩护律师的专业权威,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释法说理,帮助嫌疑人认清形势,把握认罪认罚的机会。三是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犯罪嫌疑人不认罪认罚的,不影响其他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并适用该制度获得从宽处理,保障犯罪嫌疑人能通过认罪认罚得到从宽处理的合法权利。

得益于检察机关前期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工作,后续庭审阶段的法庭讯问、举证质证等程序更加简洁、流畅,司法办案效率得到显著提升。

(二)提出有区分度的精细化量刑建议。

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越精细、越有区分度,越能实现制度目的。从法律效果上看,有利于增强犯罪嫌疑人适用该制度的主观意愿,建立起对判决结果的明确预期,从而降低上诉率,树立起检察机关的司法权威;从社会效果上看,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尽早认识其行为错误,积极退赃退赔,提升对犯罪嫌疑人的教育改造效果,修复被损害的社会关系。

一是依法确定量刑基准并综合全案进行量刑区分。检察机关以法定刑为基准,将犯罪嫌疑人按照在犯罪组织中的地位、作用、参与程度、非法获利情况等进行综合区分,分别确定确定黑社会组织领导者、中层骨干成员、下层参与成员的量刑区间,再结合各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自首、坦白等法定情节和退赃、退赔、谅解等酌定情节进行量刑调节,最后根据各犯罪嫌疑人是否同意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提出最终量刑建议,体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量刑上的独立价值。

二是加强与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的量刑协商。检察机关主动向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或值班律师说明拟认定的犯罪事实、拟起诉的罪名,解释据以量刑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及采用的量刑方法,认真听取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的意见,进行充分的量刑协商,在辩护人或值班律师的见证下,与犯罪嫌疑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确保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从宽的自愿性和真实性,保障犯罪嫌疑人的诉讼权利。本案中,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采纳了我院提出的全部量刑建议。一审判决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被告人中,仅5人提出上诉,服判率达到90%。

(三)发挥检察官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主导作用。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贯穿刑事诉讼全过程,检察机关在其中起主导作用。除通过法治教育和思想教育积极促成犯罪嫌疑人自愿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提出精细有区分度的量刑建议外,检察机关还加强与当地市委政法委、司法局、人民法院的沟通联系,将争议解决、矛盾化解等工作前置到检察办案阶段,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本案中的顺利适用。

一是加强与市委政法委的沟通。何某等56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在当地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必须充分考虑对该案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后的影响。检察机关多次与市委政法委,听取市委政法委对本案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及对犯罪嫌疑人量刑建议的相关意见,确保制度适用的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二是加强与市司法局的配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必须有辩护律师或值班律师参与。检察机关与市司法局进行多次联系,为未委托辩护律师的犯罪嫌疑人指派了值班律师,由值班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并见证认罪认罚具结书的签署。三是加强与人民法院的量刑交流。在提出量刑建议前,检察机关与人民法院进行了量刑技术交流,进一步提升量刑准确度。在庭审过程中,一名被告人认罪认罚并完成了退赃退赔,检察机关及时与法院沟通,对该名被告人的量刑建议进行了调整。

 

三、在涉黑案件中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意义

 

检察机关在何某等56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中,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现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相统一。

(一)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利于提升司法效率。

本案犯罪时间跨度长达10年,犯罪嫌疑人多达56人,涉及罪名6个,涉及具体犯罪事实20多宗,案卷材料近400册,是典型的重大、复杂、疑难案件。通过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效降低了犯罪嫌疑人的对抗心理和抵触情绪,以从宽的法律后果促使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配合司法机关查清事实。本案中,包括组织、领导者在内的20多名犯罪嫌疑人,实现了从顽强抵抗侦查到自愿认罪认罚态度转变。在适用该制度后,检察机关在法律文书制作、法庭讯问、举证质证等环节,得以从简、从快,庭审时间从预期的一个月缩短为一周,有效节约了司法资源,提升了司法效率。

(二)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利于树立司法权威。

检察机关通过提出精细、有区分度的量刑建议,将处于同一犯罪层级、犯罪情节相近的犯罪嫌疑人,根据是否其是否自愿认罪认罚,提出具有明显区分的量刑建议,彰显“从宽”制度目的。通过辩护律师和值班律师的有效参与,发挥量刑协商的作用,确保了检察机关量刑建议的合法性、合理性和准确性,提升了犯罪嫌疑人对量刑建议的接受度和认可度,提高案件的认罪服判率。同时,精准的量刑建议有助于增强审判机关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认可度,有助于进一步树立检察机关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主导作用。

(三)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利于“三个效果”相统一。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后,有效增强了犯罪嫌疑人的改造意愿,对司法机关的配合度得到了显著提升,并积极退赃退赔,显示出该制度的适用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教育改造,将社会关系修复提前到了检察办案阶段,有效减少了社会矛盾和争议。同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后,被告人自愿认罪服判,向社会群众充分展现了司法机关的法律权威,增强了对潜在违法犯罪分子的威慑效果,有利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