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检察调研 >

非法拘禁案件罪与非罪的把握

非法拘禁案件罪与非罪的把握

 

恩平市人民检察院 岑健谊

 

随着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全面铺开,非法拘禁罪作为“黑恶”势力犯罪常见的罪名,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越来越多。然而由于我国法律对非法拘禁罪的规定较少,非法拘禁罪构成犯罪的标准较模糊,导致实践中对于非法拘禁罪与非罪的把握也较为困难。

 

  •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梁某因江某的一朋友叶某欠其借款不还且不知去向,2018年某一天早上8时许,梁某纠集犯罪嫌疑人莫某、吴某、张某等人将江某强行带到一公寓,不让江某离开,以迫使江某交代叶某的去向,期间,梁某等人对江某进行语言恐吓,其中张某曾用手抓住江某头发,轻拍了江某两巴掌,以威胁江某交代叶某下落。当天13时许,梁某等人见江某坚称不知叶某去向,便陆续离开上述公寓,剩莫某一人看管江某,江某趁莫某疏于看管之际逃出上述公寓后报警。经鉴定,未检查出江某身体有损伤。

 

  • 分歧意见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梁某、莫某、吴某、张某4人是否构成非法拘禁罪。针对上述争议产生如下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我国《刑法》规定非法拘禁罪是指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只要行为人实施了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并保持该状态一段时间,便构成非法拘禁罪,具体到本案梁某等4人非法拘禁江某,并持续该状态达5小时,应当认为梁某等4人构成非法拘禁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江某被剥夺人身自由的时间虽然较短,但犯罪嫌疑人一方有殴打行为,根据2006年7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禁或者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以立案:1.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2.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的规定,本案无需考虑被害人被非法拘禁的时间长短,犯罪嫌疑人方有非法拘禁的行为且有殴打行为,即可认定犯罪嫌疑人构成非法拘禁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我国《刑法》虽未规定非法拘禁要达到情节严重才构成犯罪,但亦应将一般的非法拘禁行为与非法拘禁罪区分开来。本案犯罪嫌疑人有非法拘禁的行为,但时间较短,有殴打的行为,但殴打行为不是非法拘禁罪的构罪条件且被害人身体无损伤,情节显著轻微,从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出发,上述行为应不认定为犯罪。对该类非法拘禁行为应认定为一般的非法拘禁行为,应由治安管理处罚法规范。

 

三、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认定本案4名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理由如下:

(一)非法拘禁的时间强度未达犯罪标准。我国《刑法》对普通的刑事非法拘禁案虽未规定拘禁他人多长时间才构成非法拘禁罪,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的便利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构成非法拘禁罪;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黑恶势力非法拘禁他人累计时间在12小时以上的,应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从上述两规定可知,非法拘禁罪要求行为人非法拘禁他人的状态达到一定的时间强度才构成犯罪。我国法律对黑恶势力以及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便利的犯罪是从严从重打击的,因而普通的刑事非法拘禁犯罪应比上述标准更宽松。具体到本案,犯罪嫌疑人梁某等4人对江某非法拘禁的时间约5小时,远还未达到黑恶势力非法拘禁犯罪以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便利非法拘禁犯罪的时间强度标准,因而本案梁某等4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二)“殴打”是普通非法拘禁犯罪的从重情节而非构罪条件。我国《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由此可见,“殴打”是在行为人实施非法拘禁行为构成犯罪时评价的从重量刑情节,而非入罪的条件,具体到本案,犯罪嫌疑人“轻拍两巴掌”的殴打行为,显然也不能成为认定他们构成犯罪的条件。

(三)普通的非法拘禁犯罪不应适用《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有人认为普通非法拘禁犯罪案件应适用《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只要在非法拘禁过程中有殴打行为,不论其非法拘禁的强度如何,均可认定构成非法拘禁罪。但笔者认为该条款仅应适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主体的非法拘禁犯罪,理由有三,第一、法律无明文规定普通非法拘禁犯罪可适用该条款;第二、该条款已明确是适用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的犯罪,若是适用于全部的非法拘禁犯罪,则该条文明确的适用主体毫无意义;第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非法拘禁的行为方式、拘禁强度、危害程度等与普通的非法拘禁犯罪的情况不同,因而适用的立案标准也应不同。譬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打击报复利用职权将一名无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带到办案场所关押24小时与一名普通人为打击报复将他人带到其家中关押24小时,前者的拘禁强度、危害程度以及对被害人产生的心理强制明显比后者严重。

(四)刑事规范不宜管得太宽。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0条规定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可处罚款或者行政拘留的处罚。 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非法拘禁行为,用行政法规规范更为适宜,不宜上升到刑事的层面,否则会导致行政管理的缺位,刑事职权又过于臃肿,造成社会管理的混乱。具体到本案,4名犯罪嫌疑人虽然有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但未造成任何损害后果,情节也显著轻微,其社会危害性未至于需要用刑罚去惩戒,由《治安管理处罚法》规范更能体现罪责相适应的法律效果。

 

四、意见与建议

 

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非法拘禁的情形很多,犯罪分子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法,普通刑事非法拘禁案件罪与非罪之所以难以把握,是因为没有具体的构罪标准,因此,制定具体刑事立案标准尤为重要。而具体的立案标准,笔者认为可从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时间强度,人数、次数、暴力情节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等方面制定入罪标准。